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全北京 亮起来

0
分享至

高挑的路灯在无声中同时开启,淡淡的光束与斜阳余晖交叠一处,为傍晚的京城镀上了一层惬意慵懒的光膜,宣告着这座古老的都城即将入夜。霓虹光影的大幕徐徐拉开,为生活在这座城市中的人们,展现出了她肃穆庄严外的动人侧面—高雅而沉静,大气而不俗。盏盏路灯连成线、列成排,勾勒出深色背景下的古都轮廓,投射出魅力非凡的色彩,将千年都城积淀下的历史神韵,深深印在她的居民心头。那,是种深邃而神秘的美。

夜色掩映中,高灯投射下,一个个忙碌的倒影被慢慢拉长,渐渐消逝在灯火阑珊处。他们,是来自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以下简称照明中心)的“首都掌灯人”,古都光韵之美的塑造者。每当华灯初上,终日奔波的人们放慢了脚步,聊着生活、谈着事业、赞美着城市。在普通人看来,享受这一切是那么理所当然。而在这迷人夜色的背后,在欢声笑语与热闹繁华的背后,在享受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理所当然的瞬间”背后,是这群默默无闻的首都掌灯人,用不辍的劳作撑起了古都的一片璀璨,将千万人的身影投射在脚下的故土之上,拉近了人与城之距离,照耀出现代之城的浓浓情怀。


城市灯韵追 忆中的萤火 灯韵下的炫彩

北京,首都,胸怀包容的梦想都市。广厦万千与古都皇城鳞次栉比,前沿建筑与残垣断壁遥相辉映,古典园林与高科技园区混搭成趣,白天的京城是古典雄伟与现代摩登的碰撞;而比起白天,夜晚的京城看起来更加富有韵律,有容乃大、从容不迫:马路胡同中的灯光给人以温馨之感,繁华大道旁的高光照亮前行的远方,立交桥、古建筑上的彩色光带扮靓了古老的城池……递进的层次、渐变的光影、多样的灯色,交织在一起,犹如一首气势恢宏的交响乐,时而激昂交错,时而深沉低婉,律动的华丽篇章震撼人心,赋予了这座城独特的韵味—灯韵,意蕴深远。

灯、光、电,在现代人眼里,三者密不可分,魔术般地造就了城市绚烂的夜景。而在百余年前,每当夜晚时分,偌大的北京城只有紫禁城周边的街巷有寥落的煤油灯。在那个年月以及更早,人们只能体验到“半个”北京,另外一半,深藏在黑夜中。那时的人们,挑着煤油灯的灯芯,莹莹之火所照之处便是一种希望,摇曳的煤油灯光在漆黑的夜中摇摇欲坠。

清光绪十四年(1888年),紫禁城内安装了一台发电机,清政府在乾清宫安装了三四盏路灯,从此北京便开启了从油灯到电灯的时代。130年前,灯、光、电在皇宫内“邂逅”,真正地让这座三千年古城的夜晚穿上了现代的“外衣”,星光下的紫禁城内“繁星点点”。

随后,京师华商电灯公司在东城一带安装了官办电灯,但为数极少。这时的电灯还是达官贵人专享的奢侈品。1929年以后,纱罩油灯逐步被电灯所替代。直到1943年,北京城的87盏煤油路灯被淘汰,白炽灯作为第一代光源,将京城照进了“电灯时代”。

1949年10月1日前,北京只有1.4万盏路灯,很多地方夜里都是伸手不见五指,常有人掉进臭水沟去,就是东单闹市,夜里也是黑暗世界。那时候,北京电压不足,像天安门前东西三座门倒是有路灯,可灯光却像个香火头儿,行人看不清路,常常踩一脚马粪回去。

20世纪五六十年代,路灯开始慢慢普及到北京的大街小巷。1972年11月2日,作为相对独立运转、专门从事路灯管理的组织机构,北京供电局路灯队正式组建。1981年,北京供电局路灯队更名为北京供电局路灯管理处。经过1974年20人,1979年100人的两次集中招聘,管理处的职工达到了200多人,路灯维护力量得到有效补充,办事组织机构进一步健全,当年管辖路灯数5.1万盏。

20世纪80年代,伴随着首都电力供应调整,北京增加了对人民生活和农业的供电比重,城市照明重新起步,并逐渐驶入快行道。城区胡同小巷的路灯,原来都是40瓦或60瓦的白炽灯,到1980年上半年,当时的内城及外城范围内,东城区、西城区、崇文区管界内已全部更换为80瓦高压水银荧光灯,亮度增加了5至7倍。1981年,北京城第一基高杆路灯在车公庄拔地而起,至此桥区照明环境得到了极大改善;第二代电光源高压汞灯,渐渐登上了道路照明的舞台。

时间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北京路灯步入全速发展阶段。以迎接香港回归、北京奥运会、国庆60周年为契机,照明中心实施了“北京亮起来”“奥运靓丽”“广场路灯改造”等一系列工程,在路灯灯型、光源、供电设施及控制方式等方面,通过对旧有设备进行大规模改造,极大地改变了北京路灯外观和照明质量。此时,第三代道路照明光源—高压钠灯,渐渐成为了北京路灯照明的主流光源。

2004年,北京供电局路灯管理处更名为北京市路灯管理中心,负责北京城八区的路灯规划建设和运维管理;到了2012年,其又更名为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主要负责北京城六区道路照明设施的建设和运维管理工作,同时负责市属景观照明设施的运维、监管工作,当年管辖路灯数为236963盏。

在照明中心副主任白鹭看来,城市照明的每个发展节点,也正是北京城市发展的重要阶段,1990年亚运会、2008年奥运会就是重要的时间点。“发展的典型代表是城市照明光源的更新换代,代表了几个不同的城市照明发展阶段。”白鹭说,路灯队时期,北京还处于白炽灯的照明阶段,那种光源仅能保证市民的基本出行需求。20世纪80年代,随着技术的进步,高压汞灯作为第二代北京主流城市照明光源逐步取代了白炽灯,其优点是相对寿命长,运行稳定,光效高。20世纪90年代,高压钠灯又作为第三代主流光源走上历史舞台。现在北京道路上普遍都采用了这种黄色光源的钠灯,在光效、节能上有了很大进步,均匀度和舒适度也有较大提升。黄色光的优点体现在透雾性,在雨雪雾造成的能见度低的天气条件下,能够有效保证交通安全。2012年,照明中心开始涉足环路的桥区景观照明和建筑景观照明。景观照明的目的是美化夜景,普遍采用彩色的LED光源,不仅功率小,并且光色丰富、变幻多样、层次分明,是未来照明的趋势。

在很多上岁数人的心中,儿时女孩子们在路灯下玩跳房子、跳皮筋,男孩子们在路灯下玩弹玻璃球、扇洋画或摔三角(一种儿童游戏,用香烟盒叠成道具)是一种美好的记忆。那时候,路灯瓦数不大,在下面看灯光甚至是昏黄的,可是这种光照却不妨碍孩子们玩捉迷藏。大人们也喜欢到路灯底下乘凉、下象棋,因光线太暗,年纪大的人看不清棋时还要把棋子拿到眼前去看……如今,明亮、高大的路灯下,飞驰的汽车穿梭在环路上,司机与乘客心中多了一份安心;居民楼下、大杂院旁和胡同口,升级后的路灯更加明亮,归家的路人放缓了匆匆脚步,灯光中的家园已映入眼帘;天安门城楼、琉璃顶瓦片,长安街南侧加装的三十余米高的高杆灯,让城楼即使在夜晚,也能呈现出雄伟的气势和皇城风采。

如今,路灯人性化的设置和科技化的控制,为古都披上了时髦的外壳;北京城,岁月感与现代感在光影交错中融为一体,古老的身躯焕发出勃勃生机。在幕后导演这一切的,正是照明中心。当人们欣赏着街边变幻莫测的光影时,有这样一群人正在幕后通过大荧幕监测着那些光源。位于方庄的城市照明监控指挥中心,16块大荧幕和12块小荧幕组合成了一个巨大的监视平台,各种复杂的数据、各种运行状态、卫星云图、追踪地图在荧幕中不断变化着。大荧幕对面的三排席位上,值长和值班员正在忙碌。每天19点至21点,是热线电话接入的高峰期,值长和值班员会把工单、故障、咨询派发到各个业务处室进行处置;同时这里也是应急故障的调度指挥中心,值长和值班员会把紧急故障直接派发给抢修队,协调其他部门。

“城市照明监控指挥中心是照明中心对外优质服务的窗口部门,同时跟北京电力公司、城管委网格平台和各区的监督指挥中心、12345热线、交通、燃气、热力等公司有动态的联系,所有的相关信息和百姓诉求都会汇总到这里。”监控指挥中心负责人王旭介绍。

监控指挥中心控制着全市30.06万盏路灯和近500处景观照明设施。大荧幕上清晰地显示着天安门广场和长安街地区的华灯分布图,253基华灯都已安装单灯单测装置。通过华灯俯视图,能够看到每一个方块和每一个圆圈代表了一基华灯上的每一盏灯,每个灯泡的亮灯情况,都能实时反馈到系统平台上。

一旦遇到雨雪雾天气,需要提前或延迟开关灯,监控指挥中心可以通过远程遥控,人性化启闭路灯,这是北京照明的一大进步。王旭介绍,路灯正常运行有自动时间表,但这个时间表是会被修正的。“太阳光线实时追踪系统”,会显示北京地区日出日落的时间,这是路灯启闭时间修正的一个依据。还有一个重要依据,是从气象部门获取的卫星云图等信息,预知未来天气情况,以判断路灯的合理启闭时间。为了让路灯能够真正实现人性化启闭,监控指挥中心还设置了“城区自然光照度远程监测系统”,把北京城六区划分成29个区域,每个区域安装两个自然光照度采集点,也就是市民俗称的“鹰眼”,可以将区域的照度情况实时上传到中心。“如果照度值低于我们设定的基准值,就会报警,我们会在系统里一键开启路灯。”2017年,照明中心管辖的路灯开始提供人性化路灯启闭服务,全年提前开灯共计84次,延迟关灯共计208次,累计延长路灯使用时间3359分钟。

“习近平总书记对城市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像绣花一样对城市进行管理。这也是我们的目标和着力点。中心这几年实现了精细化管理,成立了八部四中心,把具体业务进行整合,提高了维护、抢修的效率,做到了事事有人管,事事有考核;对业务流程也进行了整合,将北京城区细分为八个片区,分为核心业务与非核心业务,进行有针对性的管理,确保了城市管理精细化的要求。(现在)亮灯率和照明覆盖率有很大提高,抢修时间缩短了20%,抢修到场时间缩短了15分钟;2017年更是零责任投诉,接到的报修电话远远低于往年。同时,还要让人民群众有更大的获得感。照明中心就是要让政府对百姓的关怀落到实处:一天24小时,一半是太阳负责照明,一半是我们来提供照明;我们不仅仅是城市照明的管理单位,还是一个体现政府对百姓关怀的载体。”照明中心主任李晓辉饱含深情地表示,“这几年来,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一方面我们认真落实习总书记对城市管理的要求,另一方面,细化了具体工作,比如改革了过去的传统管理模式,把管理范围划定了几个片区,对每个片区制定了具体要求,每季度进行考核打分。另外,在业务范围之外做延伸服务。作为国企,我们更应该讲责任讲担当;这也是我们的精神担当。城市照明是城市的重要名片,城市管理的好坏,照明就能体现得淋漓尽致。”

灯韵,意蕴深远,塑造了夜色京城的韵味,赋予古老京城以光影之美,照亮了京城的深厚人文底蕴。照明中心犹如光影魔术师,通过灯光将古都幻化成一座现代之城。在四十余年的运营中,照明中心管辖内的路灯从7万盏到如今的30.06万盏。直接服务人口约1276万人,服务面积约1385平方公里。从一个路灯队,发展到今天拥有监控指挥中心、运行管理中心、检修管理中心和综合服务中心四大专业中心和八大职能部门,拥有15支专业化抢修队伍和4支城市应急支援队伍的城市照明管理中心。

在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的荣誉室里,来自政府及社会各方的表扬信、锦旗不计其数,继“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保障工作先进集体”“首都劳动奖状”等多项奖牌、证书之后,2017年,照明中心又一举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状”这一沉甸甸的荣誉;2018年,照明中心华灯班荣获了“全国工人先锋号”称号。光环的背后,是照明中心全体职工在烈日下劳作、深夜里巡视的背影,是风雨无阻默默守候这座城市的执着。照明中心的发展历程,是北京城市照明发展轨迹上的重要一环。


长街溢彩 夜幕下的华灯 常相伴的老友

2018年除夕,晚上5点刚过,随着夜景照明的全面开启,韩国强就带着下午准备好的各种灯泡、电容来到天安门广场。有着多年工作经验的韩国强非常熟悉华灯的“脾气”:即使前一秒一切正常,也有可能突然“撂挑子”。除夕夜当晚,韩国强就发现了六个华灯灯球内的灯泡出现了问题。登上工程车的升降平台,他更换灯泡的动作十分熟练,换一个灯泡只需要两三分钟。

“升上去自己亲自再看看,也算是和这些‘老朋友’握个手,拜个年,只有这样我心里才踏实。”韩国强充满感情地说,他正是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夜景照明班班长。对于他来说,华灯就是他的“老朋友”;每年的除夕夜,他都会来天安门和长安街上看看“老朋友们”。夜景照明班保持高频次的巡查,就是为了保证华灯的亮灯率100%。在反复巡视中,韩国强和这些华灯建立起了友谊。

其实,刚刚进入2018年,夜景照明班就进入了“备战”状态:在春节前,韩国强和同事就已经做了大量的前期隐患排查工作,2116米的电缆、3972盏光源和6台控制柜不敢有丝毫马虎。除夕夜夜幕降临,长安街的金色华灯绽放出耀眼的光华,与红灯笼、中国结灯饰相映成趣,装扮着喜庆的年味儿。每逢春节家家都团聚的时候,与韩国强相伴的,常是长安街上的一盏盏华灯。在与华灯相伴的9年时间里,他已经有6年除夕没回过家。他说,最幸福的事就是除夕夜陪着华灯一起守岁。

举世闻名的长安街,就像一把时光的标尺,度量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所走过的历史。而位于长安街和天安门广场的253基华灯,就像是刻度星一般,辉耀着中华大地。华灯,已经与天安门广场,与长安街,与金水桥、华表一起,成为北京的标志性景观;每逢节日,华灯全部开启,十里长街和天安门广场一片火树银花。华灯初上,流光溢彩的长安街夜景分外迷人,来往的车流、热闹的长街,更令这座城市充满了活力。而这一切的背后,是照明中心的华灯班和夜景照明班每位工作人员辛勤的付出,饱含了一代代照明人无悔的青春热血。照明技术在提高,作业环境在改善,不变的是照明人始终坚守,并薪火相传的照明精神。

华灯,亦作“华镫”,指装饰华美、光彩灿烂的灯。但现在,它已然成了一个特定的专业名词—专指北京天安门广场以及东单至西单一段的长安街路侧的高杆路灯,包括天安门广场上的110基9球莲花灯,以及长安街上分布着的143基13球棉桃灯。这些璀璨如星的华美高灯的故事,要从共和国10周年国庆庆典说起。

1958年,华灯进入设计阶段,参与设计的单位有清华大学建筑系、北京市建筑设计院、北京市照明器材厂等多家单位,当时苏联专家也给出了不少的意见。“当时光设计小样就有厚厚一大本。后来因为搬家那些资料丢失了。”1956年进入北京电业管理局低压所路灯队(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前身)的原路灯队生产组组长王庆余回忆,最终的灯型是周恩来总理在上报的十几种方案中亲自选定的,他挑定的是莲花灯型和棉桃灯型。按照设计方案,莲花灯和棉桃灯的每个灯罩也都是莲花、棉桃造型;可当时加工企业的工艺达不到设计的要求,第一批华灯的灯罩实际上是用了圆球形。“谁承想,球形灯的实际效果比当初设计的莲花灯和棉桃灯还令人满意,因此就沿用至今了,没有做过任何改动。”

天安门广场的华灯是9球莲花灯,而长安街两侧的华灯则是13球棉桃灯。莲花灯有两层,顶部一个灯球,下面8个灯球;棉桃灯有三层,顶部一个灯球,中层4个灯球,下面8个灯球。由于灯的造型特别,就有人形容华灯的造型是“四面八方,拥护中央”。1959年,华灯进入全面施工阶段。“那时,我们把建设工程叫‘会战’,既没有专业分工,也基本没有专业化设备,全路灯队上上下下不到100人,一个不落,集体出动。我们是靠手拉肩扛完成的施工任务。”王庆余说。

华灯造型近六十年始终如一,其光源却随着技术进步不断更新。在1959年国庆前夕正式启用的华灯,采用的是白炽灯,功率达到1000瓦,实际使用寿命不到1000小时,因此华灯灯泡每年要更换数次,工作量较大。1984年国庆35周年,华灯光源经历了第一次革新,球体内白炽灯更换为450瓦自镇流高压汞灯,并在球灯下加装了投光灯适应日渐密集的车流、人流,天安门广场和长安街的照明效果得到了大幅度提升。随着时代的进步和技术飞速发展,在2006年到2008年期间,照明中心又分两次对华灯的灯具、光源进行了升级改造。这两次改造将华灯内的450瓦自镇式汞灯换成了85瓦的电磁无极感应灯(无极灯),将八角亭内的500瓦特制自带反光的应急白炽灯更换为100瓦无极灯。华灯的照明质量和可靠性再次得到提升,并且节能效果更加显著。

在天安门广场和长安街上,华灯的点亮和熄灭是有规律的,清晨国旗升旗华灯熄灭,傍晚国旗降落,华灯初上。守护华灯,就是华灯班的职责。自1959年华灯建成以来,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华灯班负责清洗检修华灯已近60年。

为了确保华灯正常运行和外观的清洁,照明中心设有专门的华灯班,每年利用两个半月的时间,对华灯进行清洗检修。华灯班的成员都是经过照明中心精挑细选的骨干力量,都是技能竞赛的获奖选手。要知道,天安门广场上不仅有国旗班,而且还有全国唯一的一个华灯班,使命同样神圣和光荣。

华灯班共有29人,平均年龄26岁,最小的22岁。在看似简单的清扫工作中,华灯班每个人必须严格按照交通指挥疏导、华灯车操控、灯球拆卸、灯球清洗和检修作业等6个步骤、37个环节精准完成。

照明中心的工人们喜欢叫华灯班班长孟庆水“孟老大”,因为他是这个班的主心骨。2017年8月,孟庆水实现了多年夙愿:带着他的华灯班和“国旗班”见面了。从弱冠到花甲,孟庆水检修清洗华灯38年,他对每一个灯座、每一盏灯都熟稔于心。

每年6月到9月,北京最炎热的时候,也是华灯班最忙碌的时候。孟庆水要带着班组对所有华灯进行清洗检修。4个月的时间里,华灯班要对6000多个灯球进行清洗检修,还要对华灯的光源、线路、镇流器、保险等进行核对记录,为日常运行维护工作提供翔实依据。

为减小对交通的影响,华灯班的工作时间被限制在早晚高峰之间的上午10点到下午4点,此外由于天气和重大活动影响,清洗工作也经常被临时叫停。为了在国庆前完成工作,他们每天都在抢进度,而质量又容不得一点马虎。

拆卸、擦拭、清洗、安装、加固……华灯维护保养靠的是一体化的团队工作,一辆华灯车上,会有包括司机、交通指挥人员、专业维护管理人员等20余人来维护一基华灯。由于作业平台都是铁板,夏天有时华灯车上的最高气温将近70摄氏度。

“往往检修工作开始5分钟,每一名队员的衣服就已经湿透。球形灯罩里往往积满了蚊虫的尸体和灰尘,每个灯球拿下来,里面有‘半碗’死虫子,臭气熏得人没法呼吸。”孟庆水很心疼华灯班的年轻工人,却又扮演着最严厉的角色,“我们是一个团队作业,一个人拖了5分钟,那就是20多人的5分钟,所以一定要把活儿做到最好。”

孟庆水一路见证了技术的进步:“最早清扫检修时,用碗口粗、十多米长的杉篙搭成架子,上面铺上木板。光搭架子就得半个多小时,人站在上面晃晃悠悠的,清洗一基华灯,得挪动三四次架子。每挪动一次,工人就得先下来,然后再爬上去。常常一上午才能洗完一基。”

而现在,队员们用的是第四代华灯清洗检修车,全部是液压装置,能自由升降、平移,平台上面也宽敞多了;作业车上配备高压水枪、气枪,灯罩都不用卸下来,能直接在平台上冲洗;水也可以循环利用,既干净又节能,不像过去每次作业结束,地上就有一摊水。一代代检修车,都是华灯班成员们根据经验自己设计的,全世界仅此一辆。

“现在清洗一基华灯,最快15分钟就可以完成,过去想都不敢想。”在孟庆水看来,很多工作虽然可以电脑操控,但升降车、拆卸灯泡等等仍是技术活,华灯维护保养工作最重要的就是团队协作。

韩国强、王庆余、孟庆水还有许许多多精细呵护着华灯的照明人,用青春、汗水、无悔与自豪,在祖国的心脏书写着照明人的辉煌,传承着一代代照明人始终奉行、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这份自豪与精神,如同华灯的溢彩,照亮着首都北京,照亮着市民的心。


胡同倒影 窄巷里的温馨 平凡路的燃情

城市的发展,离不开市场经济的繁荣,离不开国家大政方针的指引,离不开科技手段的进步,更离不开那些一线建设者的奉献。生活中,他们是普普通通的市民,工作中,他们是毫不起眼的普通工人,但是没有他们的一砖一瓦、一锹一镐,城市建设只是空谈。

俗话说人吃五谷杂粮哪能无病,路灯设备也是一样。照明中心管理着几十万盏路灯,这么多的设备,每天都有需要处理的问题。

李燕方被同事亲切地称为“老泡儿”,从事路灯维修工作30余年,每天的工作就是与各种灯泡、灯杆打交道。“老泡儿”既是常年与灯泡为伍之意,也代表着他在行业内打拼三十年光阴,把一生最好的年华贡献给了这个行当。他常把这样一句话挂在嘴边:“咱们外出作业是代表着市政府,小事儿处理不好,老百姓会埋怨政府。所以咱们做好点滴的小事儿,就是在树立政府的好形象。”

每个工作日的晚上5点多,李燕方已经来到办公室做着准备。作为低压带电巡检班班长,他今天要跟着车组做“小泡儿巡修”,也就是巡视检修胡同小巷里的路灯。晚上6点一刻,施工作业的小面包车准时出发,车厢内放着镇流器、各式灯泡、脚扣、腰带等装备。出发前,李燕方接到了两个工单,第一站直奔西园子社区。由于市民在热线电话中报修的信息不完整,作业面包车进入西园子一巷北口小胡同后停了下来,狭窄的胡同开不进车,李燕方只能拿着维修装备和徒弟小尤步行寻找灭灯灯杆。越走巷子越窄,穿过一条仅能一人通过的窄巷,李燕方终于找到了坏灯,但不巧的是,这根灯杆架在变压器上。“单位有规定,路灯在变压器上的不允许维修,因为变压器是带电10千伏。回去上报情况,再派人勘察现场,升级解决方案。”李燕方果断地判断。

下一个工单地址是槐柏树地区的龙爪槐胡同,巷子里虽然宽敞一些,但两侧都停满了车,作业面包车几乎也是“蹭”进去的。这次报修的信息很完整,龙爪槐胡同的3号和4号杆路灯,“症状”为忽明忽灭。李燕方看到这两根灯杆后,凭借多年丰富的经验,马上判断是灯泡坏了。“灯泡亮度暗,颜色发红,可以直接判断是坏了,要进行更换。”在外行人看来几乎相同的灯光,他却能瞬间看出蹊跷。

徒弟小尤穿上脚扣后麻利地爬上4号杆,三四分钟就更换好了灯泡。新灯泡需要十分钟左右才能完全亮起来。3号杆的情况复杂,网线、电话线、监控线等各种电线盘在灯杆上;李燕方站在下面帮着捋线,让小尤有下脚的地方。爬到一半时,电线密集到没法上了,小尤只能脱了脚扣,蹬着电线往上爬。一番周折后,3号杆换好了灯泡,此时的4号灯已经完全亮了。

李燕方的检修班晚上6点上班,一直要巡修到凌晨12点多。班内有三个车组,每个车组负责1万多盏路灯,整个班组管理4.3万多盏。处理完工单后,李燕方开始进行北二环路的路灯巡修。“现在的城市太美了,灯光都那么迷人!”李燕方一边开车观察着路旁的灯,一边感慨着。他刚入行的时候,在路灯队的施工队,每天的工作就是在野外挖坑、立杆、架线。没有机械,就靠手里的铁锹,吃饭、休息也都在野外。“那时候灯的亮度和现在没法比,汞灯有污染,现在淘汰了。有一年修长安街,从外国进口了一批400瓦的灯,一看人家的灯怎么那么亮啊。三十年过去了,城市越来越亮。过去用的是80瓦汞灯和白炽灯,现在胡同里都是70瓦钠灯,大街小巷都亮堂了,变化是天翻地覆的。”

在李燕方看来,随着城市的发展,市民对照明的要求也在提高。“过去要求灯亮了就行,现在要求美观,还不能扰民。我们的宗旨是让市民满意,让政府放心,咱不能给政府抹黑,要尽量满足老百姓的要求。”身为“老泡儿”,李燕方果然是讲规矩的人。

李燕方说,他就喜欢这个行业,可以天天在外面看灯,“多喜庆啊”。在行业内浸淫多年,他对自己的要求时刻不曾放松。靠着一把子力气和一股子干劲,把又苦又累的职业干得有滋有味。他总说:“当不了第一,我也要争当前三。”现在,他在有意地培养自己的接班人。他回忆当初师父带他的时候,严师出高徒,师徒间经常进行业务大比拼。现在他教徒弟,讲的最多的是艺不压人。每次带着媳妇孩子走在二环路旁,他会骄傲地说:“这些灯都是我负责的,光荣。”路过长安街时,看着最喜欢的华灯,一股民族自豪感会涌上他的心头。“华灯是周总理选定的,我维护保养的是共和国的‘脸面’。”回忆着过往三十年的燃情岁月,他表示,希望能一直干到退休。

虽然工作平凡,但是照明中心的员工越到节假日,越是有政治活动保障时期,就越不能休息;他们加班加点,不能陪伴家人,而要投入到巡修和保障工作之中。李燕芳、小尤只是照明中心团队中的普通一员,在照明中心内部还有很多像他们那样的同事,常年默默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每日走街串巷,登梯爬高换灯泡,践行着吃苦、奉献的照明精神。当胡同里的路灯把狭窄的空间照得亮亮堂堂,照明中心的工作人员才会露出满足的笑容,当他们转身走开,路灯下的倒影被慢慢拉长,灯、人、影构成了一副勤劳的剪影……


智慧流光 智慧型的城市 有志者的舞台

近年来,随着城市发展向新型城市的更高阶段迈进,城市公共设施数量爆发式增长,智慧城市的建设、新能源汽车及充电设施的发展都给城市照明行业带来了深远影响。架在路边的路灯看似普通,其实经过几代人的创新改革,已经不仅仅是会发光照亮的设备,其科技含量令人咋舌。正如白鹭在评价路灯行业时说的那样:“我们这个行业也可以高大上。”

2016年年底,北京首批20根复合型灯杆亮相北京左安门西街。这是北京市开展复合型路灯杆科技研究项目的阶段成果,此项目由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主导,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员会组织协调,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负责具体实施。新研制的复合型灯杆集智能照明、微基站、WIFI设备、视频监控、RFID、信息发布、充电桩等多项功能于一体,将为首都智慧城市建设采集数据并提供智能服务。

复合型灯杆最顶部是WIFI信号收发器,可为市民提供免费上网服务;向下是照明路灯,可根据交通流量和特殊天气调节光照度;再向下为监控探头,可对设备设施、社区道路进行实时监控;再往下是电子显示屏和环境传感器,可通过传感器监测PM2.5、温度、湿度、大气压、风速、风向等环境信息并在显示屏上实时发布;为市民出行提供方便;最下端为公共充电桩,市民可用手机扫灯杆上二维码,下载充电APP进行查询和预约充电。作为互联网数据的载体,该项目将促进“互联网+”智慧城市运营生态圈的形成。项目投入运行后,在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复合型灯杆将迈向实体化推广应用,目前已在城六区范围内试点道路完成100根复合型灯杆建设。为首都智慧城市建设、新能源产业发展和大气污染治理工作做出了有益尝试。

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使城市被赋予了前所未有的经济、政治和技术的权利,城市被无可避免地推到了世界舞台的中心,发挥着主导作用。在新环境下,如何解决城市发展所带来的诸多问题,实现可持续发展成为城市规划建设的重要命题。“智慧城市”作为一种战略被提出,将更多新技术用于构成城市的核心系统中,实现对其的感知和互联互通,进而实现更高层次的智能,促进更广泛的参与;努力推进面向知识社会的下一代创新,尝试构建创新2.0时代的城市新形态,这也是未来城市发展的趋势。首都北京,也正走在向“智慧城市”转型的道路上。

“在打造智慧城市方面,照明中心首先积极使用大数据分析,用来管理路灯启闭,并依靠大数据进行日常的巡视、维护、事故处理。同时,我们也把大数据服务提供给社会。比如寻人,只要报出附近的灯杆编号,我们就能准确定位,及时为公安机关提供地理信息坐标;其次,我们主动参与主动作为,把智慧城市的概念落到实处,是真正的实践者—复合型灯杆就是最好的体现;第三是准备:目前我们通过和各个通讯商沟通,了解未来的发展趋势,在灯杆上预留了无线通讯设备的位置,为智慧城市的建设做了充分准备。”说到智能城市与城市照明的关系,李晓辉侃侃而谈。

科技创新需要攻克诸多难关,智慧城市的实现也并非一日之功。创新对于照明人来说不是某个人的事,而是团队中每个人的追求。智慧城市的建设,依赖的也不是单个高科技领域的突破,而是城市中的每一位有志者的精心钻研。

在照明中心内部,有一个王铁龙创新工作室,从照明中心各专业中选拔出的三十余名技术、技能人才,设立了设备监控、设备运行、设备检修、发展建设、综合服务5个专业创新小组。他们紧密围绕照明中心生产工作中的重点和难点问题,扎实开展技术创新实践,使得创新工作顺利开展,为中心各项工作的稳步推进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与保障。

“创新工作室是平台,班组层面有生产一线的QC小组,针对在工作中发现的问题进行创新。”照明中心集体企业副总经理宋云龙介绍,“老劳模”王铁龙退居二线休后,就由他来领导工作室。“比如高空作业车,在班组层面研制不出来。过去的升降车都是大卡车,胡同进不去。小胡同灯杆又不好爬,又需要升降作业车。我们从职能处室到生产一线调人,组成了一个研发团队,叫群众创新,和汽车厂家合作,研发成功并投入使用的小型7米作业车,类似于皮卡,在上面安装升降斗,升降高度只有7米,又能钻胡同又能完成升降任务。”

宋云龙理解的“创新”很简单,就是围绕生产作业中难以解决的问题和百姓反映的问题做的改进工作:为了不让胡同里的路灯照在老百姓家里,工作室研发出了遮光型的灯具,通过在灯罩前后端加装磨砂玻璃降低光线;为了防止电缆被盗窃,工作室发明了“箱式变压器防盗系统”,既能防盗、报警,还可以自动拍照。“我们中心的创新氛围非常好,可以说是‘群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2017年,照明中心鼓励职工创新创效。职工合理化建议《整合路灯供电资源 提升营销服务能力》获公司合理化建议一等奖,并入选2017年国家电网公司优秀合理化建议。“线路工人”与“光明”QC小组在2017年十六届“海洋王”杯全国QC小组成果发表中分获一、二等奖。科技创新成果《基于照明设施的智慧城市运行平台及终端设备的研发与示范应用》荣获全国能源化学地质系统优秀职工创新成果一等奖。

首都掌灯人用一个个看似微不足道的创新,为城市增添了一盏盏光亮,这些智慧之光逐渐连点成线、交织成面,把脚下的路照得更加明亮,让走在上面的人心中备感踏实。正如宋云龙所说:“正是有了这些平凡的‘发明家’,我们的城市才能变得更加智慧,工作和生活才变得更加有趣。”


新灯添靓 暖心窝的问候 心连心的奉献

深夜,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路灯架空线入地工程负责人温大吉,手里端着一个早已经喝光的茶杯,空空的茶杯中只剩下一杯子底儿的茶叶。但他依然不舍得将空杯扔掉,一直爱惜地攥在自己的右手中。温大吉所站的地方,是史家胡同架空线入地的施工现场,之前为他倒茶的正是此前一直阻挠施工的胡同居民。“这杯茶是对我们工作的肯定,我感到很自豪。新的路灯马上要亮起来了,灯照在老百姓的心里,也照在我的心里。”

从前一晚10点半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时分,东城史家胡同路灯架空线入地工程进入最后的施工“冲刺”。胡同里原有的23盏路灯、740米路灯架空线将全部拆除。取而代之的是33盏充满设计感的全新路灯。2018年,北京核心区内约1500盏老旧路灯将按计划拆除,55公里架空线将消失不见,119公里管线隐藏地下,约3500盏新路灯将照亮北京的夜晚。

比起胡同里立起新灯杆,整个作业真正的难点在于前期的线缆铺设作业。史家胡同道路很窄,最窄的地方只有4米,胡同南侧全部是停车位;路灯管线埋设的位置就在胡同北侧居民的墙根儿底下,挖沟紧挨着居民家门口,施工不可避免地会造成扰民。

“相当于就在老百姓窗根儿底下挖沟、埋管。刚开始,有的居民并不理解支持,甚至出门阻挠施工,‘杆不能立在我家边上,挖好的沟要填上’。”后来怎么样了呢?温大吉笑着举了举手中的空茶杯说,我们提前与居委会、物业共同编制商讨了交通导行方案;挖完沟铺完管后立刻回填,上面覆盖上仿真绿植地毯。

以前的老路灯,位置是在电线杆6.5米的高度,每逢春夏,胡同绿植繁茂时,一些树木挡住了灯泡,光柱根本投射不到地面上,夜晚的胡同道路总是“阴一块阳一块”的,老人们走在黑地儿里,总怕绊着,心里不踏实;新路灯的高度降至3.5米,完全解决了“光下不来”的老难题。老路灯的光源很散,每逢夜晚,路灯光会从胡同照到屋里,谁家窗根儿底下有路灯,都难免影响休息;新路灯的灯杆别看是贴着墙根儿,LED灯的光则集中很多,洒下的光束均匀铺在了胡同道路正中央,既保障了夜晚胡同亮亮堂堂,又避免了“灯光进屋”的毛病。

在史家胡同路灯架空线入地工程中,照明中心的党员突击队冲在了最前面;挖沟、布线完成后,大家顾不上辛苦,立刻进行回填,所产生的渣土用电动车一车车往外拉,力争将影响降至最低;胡同路窄,偶尔赶上有老年代步车、快递车过不去的情况,党员突击队的队员们还主动帮着抬车。

2017年,为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重要讲话精神,北京市全面启动首都核心区架空线入地工程。照明中心是路灯架空线入地任务的实施主体,负责拆除原本在电杆上的路灯电线和灯具,改为地埋管线,重新规划、设计、建设路灯。2010年至2016年,市政府下达路灯架空线入地任务13项,2017年一年就下达任务75项,是过去7年总和的6倍。核心区施工难度最大,一是地下管线交错,地上路况复杂,施工时要如履薄冰;二是受制于招标程序,留给施工的时间不足两个月,施工要快马加鞭;三是核心区道路大都临近居民住宅,为避免造成扰民,施工还要悄无声息。面对艰巨的任务,党员冲锋在前,担当在前,组建专打硬仗、专啃硬骨头的突击队,在这场史无前例的攻坚战中成为了“突击力量”。

党的十八大以来,照明中心在北京市电力公司领导下,全面贯彻落实国网公司的决策部署,坚持党建引领,强化责任担当,提高政治站位,打造过硬队伍,先后组建了共产党员服务队、突击队、保障队,以首善标准担当起首都供电的政治责任。2017年,队伍建设再上台阶,打造“华灯班党员保障队”“路灯架空线党员突击队”“党员服务队”等特色党建品牌,牢固树立了共产党员服务队“为民担当”的公仆形象、共产党员突击队“攻坚担当”的铁军形象、共产党员保障队“政治担当”的先锋形象。

照明中心共产党员服务队,成立于2005年的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期间,是在北京公司系统内成立的第一支服务队。最开始,服务队每一名党员带着一张连心卡,外出工作时发给市民,市民有需要可以直接拨打卡片上的电话。由于连心卡活动的开展得到了市民的好评,第二年,照明中心更进一步,开展以“多修一盏灯,多伸一把手,晚回来十分钟”为主题的“心连心工程”。

“照明中心共产党员服务队自成立以来,始终致力于解决老旧社区照明难题。”照明检修党员服务队队长宋晓龙表示,“党员服务队是从一张卡片开始的,我们将这份责任延续到了今天。2005年,队伍不到三十个党员,现在发展到了超过一百人。”

宋晓龙祖孙三代,都把青春献给了路灯。高大魁梧,双目如铜铃一般,宋晓龙戏称自己的眼睛这么大就是为了巡修路灯而生的。作为一名新时代的首都掌灯人,他以优秀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说起服务队做的好人好事,他如数家珍:“小关东里社区,由于是老旧社区没有路灯。我们接到市民来信,党员服务班去调查核实后,在那装了三个灯。装灯的时候,楼里出来一老大妈,反应楼道里的灯不亮了,物业也不管;队员申师傅就主动去看了看,原来是声控开关坏了。申师傅自掏腰包买了一个新的换上了,老大妈当天下午就把感谢电话打了过来。这些年,我们和社区搞活动做普查,统计孤寡老人、军烈属、贫困户的人数。别的做不了,咱们可以帮忙检查家里线路、开关等的小毛病。”

国家住建部对亮灯率的要求是98%,就是每100盏灯里面要有98盏亮着,要达到这个标准,照明中心通常巡修周期是,每个月跟设备见2次面。保障队不仅在十九大保障期间24小时不间断巡视,每天跟设备见2次面,61个保障点193条路2.1万盏灯里,亮灯率达到100%,并且实现了智能化管控,在监控指挥大厅内,实现了路灯开关的智能化控制。

李晓辉颇为自豪地说:“习总书记要求要争当企业的排头兵,我觉得这个排头兵不仅要做好本职工作,还要像雷锋那样把人民群众关心的、社会需要的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这就是国企的责任和担当。我们的党员队伍利用自己的专长和业余时间,解决老百姓最后一公里的照明难题,还走进社区做宣讲,把每个人的技能都发挥出来;中心在时间上和组织方面给予充分支持。中心也把党员服务队作为后备干部培养的摇篮,我们所有的干部都是经过服务队历练的。”

没有节假日,不分白天黑夜,只要党和群众需要,照明中心的每一位员工就会坚守在岗位上。为群众排忧解难,没有大道理,只有真奉献,他们用实际行动诠释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几十年来,照明中心为首都百姓安装、维护路灯,足迹几乎遍布了北京城六区的每个角落。一盏路灯的光芒也许微不足道。可就是无数盏这样的小灯,照亮了每一条回家的路,照亮了每一个老百姓的心房。(来源北京杂志官方微信公众号2018年6月25日报道)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女性进行“同房”时,总是忍不住发出异响,男性必须了解一下

女性进行“同房”时,总是忍不住发出异响,男性必须了解一下

凉城健康说
2022-11-29 08:09:57
杨颖疑似遇大危机事件,被扣留机场长达4小时,眼神忧郁笑不出来

杨颖疑似遇大危机事件,被扣留机场长达4小时,眼神忧郁笑不出来

盖饭娱乐官方号
2022-11-28 19:26:37
伊朗总司令:一些国家支持伊朗暴乱,他们最终会被伊朗击败

伊朗总司令:一些国家支持伊朗暴乱,他们最终会被伊朗击败

历史图鉴
2022-11-28 23:08:21
不用踢了?伊朗上诉国际足联,美国故意弄错国旗,或被禁赛10场

不用踢了?伊朗上诉国际足联,美国故意弄错国旗,或被禁赛10场

王业珍爱运动
2022-11-28 18:18:09
胡锡进:针对新冠疫情防控,应先就奥密克戎的危害性达成共识

胡锡进:针对新冠疫情防控,应先就奥密克戎的危害性达成共识

小天说高校
2022-11-29 08:02:56
传TP-link大量应届生被卡,清华毕业生也在列,动机惹争议……

传TP-link大量应届生被卡,清华毕业生也在列,动机惹争议……

一鸣网
2022-11-28 12:48:21
新法影响太激烈!什么时候才会发片正常?

新法影响太激烈!什么时候才会发片正常?

孤独的独角兽影视
2022-11-29 10:09:48
核酸检测屡出问题的深圳核子基因:全国多地招采样员,三线城市月薪可过万

核酸检测屡出问题的深圳核子基因:全国多地招采样员,三线城市月薪可过万

每日经济新闻
2022-11-28 23:53:07
神十五航天员张陆母亲:儿子去飞行学院报到那天,一罐白开水是唯一的行李

神十五航天员张陆母亲:儿子去飞行学院报到那天,一罐白开水是唯一的行李

潇湘晨报
2022-11-28 20:11:17
美女主持人世界杯直播发出喘息声引热议,抖音回应:系喝水交流声

美女主持人世界杯直播发出喘息声引热议,抖音回应:系喝水交流声

东莞诗人
2022-11-29 00:11:47
新研究:不粘锅涂层是塑料,小划痕可释放百万级微塑料进入食物

新研究:不粘锅涂层是塑料,小划痕可释放百万级微塑料进入食物

肿瘤的真相与误区
2022-11-28 16:09:07
VAR立功!喀麦隆神将反越位破门骗过全世界,清晰回放证进球有效

VAR立功!喀麦隆神将反越位破门骗过全世界,清晰回放证进球有效

我爱英超
2022-11-28 20:52:13
财联社11月29日电,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表示,国会必须通过政府拨款和国防政策法案。

财联社11月29日电,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表示,国会必须通过政府拨款和国防政策法案。

财联社
2022-11-29 04:32:12
核酸检测造假的元凶找到了

核酸检测造假的元凶找到了

温柔的大马猴
2022-11-28 17:46:24
长达2年的大整顿要来了!高层开始布局,40天后将有征兆出现

长达2年的大整顿要来了!高层开始布局,40天后将有征兆出现

王子房产资讯
2022-11-28 16:31:37
韩国队两战才拿1分 主帅本托自视过高了 也没用好孙兴慜这个核心

韩国队两战才拿1分 主帅本托自视过高了 也没用好孙兴慜这个核心

罗克
2022-11-28 23:29:31
贪淫道士的窥阴术

贪淫道士的窥阴术

叶之秋故事
2022-11-28 13:39:31
突发,俄方宣布推迟

突发,俄方宣布推迟

环球时报新闻
2022-11-29 00:01:43
具俊晔:用穿过的旧裤子帮大S做包包,建议汪小菲看看这段视频!

具俊晔:用穿过的旧裤子帮大S做包包,建议汪小菲看看这段视频!

花生米的影视
2022-11-28 22:28:45
“兰州大学女副教授坠亡”后续,学生:她从方舱出来就精神失常了

“兰州大学女副教授坠亡”后续,学生:她从方舱出来就精神失常了

焰冰谈生活
2022-11-29 00:09:35
2022-11-29 11:48:49

头条要闻

"钞能力"背后的卡塔尔王室:哈马德让"袖珍国家"出名

头条要闻

"钞能力"背后的卡塔尔王室:哈马德让"袖珍国家"出名

体育要闻

门将学诺伊尔冲到中场 被主帅永久开除

娱乐要闻

画风成熟!小S15岁二女儿拍大片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荣耀Magic Vs 11月30日首销,或成理财产品

汽车要闻

比国产更拼的合资7座 扒一扒欧蓝德这颗常青树

态度原创

本地
亲子
健康
时尚
公开课

本地新闻

没复习十本蓝色生死恋,医学生都不好意思生病

亲子要闻

警惕厂家商家利用家长焦虑卖货 能长大个儿的贵奶粉行吗

坚持走路锻炼,或收获5个益处

被金卡戴珊点名批评 Balenciaga陷儿童广告风波遭抵制

公开课

医生:手脚出现3大症状,可能是血栓来了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