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怂横95后” 池子:丧什么丧,起来嗨!

2017-12-18 08:10:47 来源: 人在北京
0
分享到:
T + -
“我这人特别怂,但又很横,我就是我,我现在就是怂横95后,怂横小王子。”

“2017,你丧够了没?”001话,网易北京2017态度出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罗秉雪 视频|孙世麒

2017年走到年尾,若是要给这一年的90后定个关键词,“颓”“丧”“衰”“中年危机”等都会迎来大批拥趸者。

但显然,对于池子,这些关键词并不适用。

或许,他是非典型90后。

准确来说,他是非典型95后。在2017赋予他的标签里,他是一枚暴躁95后。

“怂横95后” 池子:丧什么丧,起来嗨!

丧什么丧,起来嗨!

池子火了。

2017年1月8日,《吐槽大会》上线。带着大黑框眼镜,绑着特立独行的小辫,贴着“暴躁95后”标签的少年,横空出世。

其实,说是“横空出世”怕是有些不太确切。毕竟此前的《今晚80后脱口秀》(以下简称“80后”)已为他积累了不少粉丝。

《吐槽大会》的出现为他迅速积攒起了人气,从《80后》的素人嘉宾,到成为新节目最大的宣传点之一,仅仅只用了两期时间。观众们争相在弹幕里呼唤池子出来“炸一把”,“暴躁95后”也一次次成为头条常客。

“你们觉得我暴躁吗?”

这个标签跟着他从2017年初火到2017年尾,成了身上最具代表性的标志之一,然而池子依然没有完全把它归入自己的字典。

他试图去自我剖析。

“可能是因为我的表演方式炸、热闹,时间也短,从头嗨到尾。表演起来就比较亢奋,所以被定义成暴躁。”

池子的演出很少冷场。他会和采访他的记者调侃说,“一分钟观众笑65次才正常。”

“就要开心”,这是他的表演风格,也是他的做人风格。

“我觉得不开心就不好,你必须乐观,就是这样。”

和李诞、王建国等一票好友在一起,他总是最先嗨起来的那个。

“蛋总(李诞)和建国都丧,啥都丧。我不行,必须嗨,还想带他们俩嗨。”

他将自己定义为喜剧人格,丧的事情每天一抓一大把,忘词、尺度、拖稿、负评、天赋、未来,可他看得很开,“这些事我都考虑,也有困惑,但从不会说算了吧放弃吧别管了,我会往积极的方向去想,这叫通透的乐观。”

或许正是这样“通透的乐观”,成就了他与脱口秀的两厢成全。

“怂横95后” 池子:丧什么丧,起来嗨!

有天赋就会很容易?

说脱口秀靠什么?主要靠死磕;还有天赋。

在脱口秀领域,无疑,池子是有天赋的那一个。连李诞介绍池子,也会说“没办法,他就是天才”。

还在读书的时候,池子就发现自己“特能说”而且“总能把人说笑”,“老师们常说我贫”,也因此成为办公室常客。

高考之后,“特能说”的少年决定在家“闲赋”一段时间。故事进展到这里,听起来不像是一个好孩子的故事。然而正是这闲赋的两年帮助他发现了这个“天赋”。

无意间在网络上看到北京脱口秀俱乐部(以下简称“北脱”)的招新通知,抱着试水的态度,他加入北脱,被李诞发掘,成为《80后》嘉宾,又成为吐槽大会常驻一员。至此,故事的走向已然改变。

在脱口秀届,有着一贯而成的传统创作方式:先练线下,去100人、200人的现场练,有可能一个月或是一年,然后才可以去上千人的场子表演,有很多演员都是练了五年十年才出一个小时表演。

然而,《吐槽大会》的爆火,打破了这样的节奏。

最开始在北脱表演的时候,池子可以一周去两三次线下开放麦,他喜欢在现场“现挂”:能直观看到观众的反应,有新的灵感马上丢进现场里,根据观众的反应再来调整。

而现在,去不了线下练场,池子只能把自己关在家里,一字一句地把段子写出来,按着自己说话的语气写出来,“比如‘嘿呦’这俩字写出来就是这样,又比如说我自己知道在哪停顿,可能你们看不出来,但是我写的时候就会带着停顿的节奏?,”他习惯于边说边写边调整,常常“像个神经病一样”,对着镜子对着墙,自己摸索自己的节奏,“得拿捏的比较准才能让观众笑”。

“一想到这个是要给可能几百万人看的,就觉得稍微差一点都不行,会逼自己写得再好一点、再好一点。常常准备一期录制相当于演了三四场开放麦了。真的是挺累的。”

尽管累,但对于池子来说,脱口秀带来更多的是舒服,这里为他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思考,也是他在搞笑之外更想传递给观众的:用最弱的方式,可能是一个笑话,去传播一种态度,这也是很强的一种方式。

“就像自嘲一样,假如说你勇敢面对自己的缺点,还敢调侃自己,以一种很好笑的方式说出来,那你就是最强的一个人,没有人能伤到你。”

“怂横95后” 池子:丧什么丧,起来嗨!

我的今年就是棒棒棒!

“2017过得怎么样?”

池子窝在沙发里,抱着抱枕,听到这个问题忙正襟危坐,对着镜头竖起大拇指,一连串说了三个“棒”,引来一片笑声。

现在的这个他和综艺里的那个他如出一辙:语速快,节奏炸,笑点密集。作为一个脱口秀表演者,他显然知道该如何交出一份“笑果”。

可接下来他停顿了两秒,在还没收起的笑声里,重新窝回了沙发,改了说辞:

“其实,今年对于我来讲就是乱,不是好不是坏,就是乱,不由自主的改变很多。”

说这话的当下,他刚刚从上海赶来北京,接受两场采访,拍摄一支广告,参加一个颁奖礼,又立马匆匆返沪投入《吐槽大会》第二季的录制,风尘仆仆。

22岁的池子正在习惯从素人到艺人的身份转变:

微博粉丝涨到146万,光私信每天好几万封,“看不过来”;手上握着好几档热门综艺,几乎挤不出时间去线下演出;公司天天耳提面命,“你也是个艺人啦,得注意注意形象”,还有热心肠的粉丝时常来“敲敲打打”。

妥协有很多,困惑却没有想象的多。

“我觉得自己挺怂的,常常别人怎么说就怎么好。”

但也有“不好”的一面,“有的时候我也挺横的。”

他从4月份置顶至今的微博写着“大家不要用明星的标准看我,我只是个脱口秀表演者,名气会阻碍我的真实。不要动不动‘你那么多粉丝怎么说这种话,是不是耍大牌啊’,我一直那样。”

他拒绝把自己标榜成一个明星,想做一个“偏普通化”的“脱口秀表演者”,想在大街上骑自行车,想跟形形色色的人站在一起等红灯,然后“你观察我,我观察你”。

他总想保持住自己最原来的生活状态,“毕竟脱口秀这种东西,脱离了生活就太乏味了,要有强烈的共鸣。所以还是保持真实吧。”

“真实”,对池子来说,或许是最好的保护色。

《吐槽大会》第一季结束之后,他尝试了一些脱口秀之外的网络综艺,他自己评价说:放不太开,很安静。他还是习惯待在自己的安全领域里,在那里他面对最真实的自我。

那个时候,仅仅脱口秀算是他的安全领域。

而现在,随着 “素人”标签逐渐剥落,池子不得不面对的是必须踏出安全领域的挑战。

又或许,属于他的“安全领域”,现在也正一步一步扩张开来。

彩蛋时间:

池子的2018心愿是什么?

“我的目标就是赚钱搬到市中心!

我想干嘛啊(陷入思考),其实我不想工作,我想睡觉,我想出去玩,哪都行。”

“怂横95后” 池子:丧什么丧,起来嗨!


罗秉雪 本文来源:人在北京 责任编辑:罗秉雪_NO2423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知乎英语大牛:谁说裸考不能过级?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网易北京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